当前位置:哈尼熊传媒历史格利高里·派克的生平如何?他经历了什么
格利高里·派克的生平如何?他经历了什么
2022-09-23

现在,我必须离开了。我会走到街角,然后转弯。答应我,别看着我,把车开走,离开我,就像我离开你。

——《罗马假日》

事情的发生,总是经由各种巧合的堆叠。

《罗马假日》的企划最早由弗兰克·卡普拉在1949年提出,他希望由加里·格兰特和伊丽莎白·泰勒主演。而影片的编剧达尔顿·特朗勃在当时被列入美国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的黑名单,使得制作受到重重阻挠。

凑巧的是,曾12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提名的威廉·惠勒刚拍完严肃的《女继承人》和《侦探故事》,想要尝试浪漫喜剧,于是接过了剧本。派拉蒙公司最初决定在好莱坞摄影棚中拍摄,怎奈导演威廉·惠勒执意要到罗马实地取景,制片方只好妥协。

由于影片成本被控制在100万美元以下,这就意味女主角只能用薪酬低的新人,初出茅庐的赫本接到试镜电话,开始只是抱着敷衍的心情前来,没想到这无心插柳成就了影史上最传奇的一次试镜。

而影片的另一位主角——格里高利·派克当时正急切渴望出演一部喜剧,所以,非常积极的参与了此次试镜,在此之前,他从未演过任何电影戏剧片。后来他回忆说,在那个时候,他觉得他读到的每一个爱情喜剧剧本,仿佛都有“加里·格兰特的烙印”在上面。

如今女神这个称呼已被用烂,但20世纪堪称“天使”的女演员却只有奥黛丽赫本一人。

年轻时的赫本有一种纤尘不染的童真之美。网上流行着一句著名导演比利怀尔德形容赫本的话:“上帝亲吻了一个小女孩的脸颊,于是赫本诞生了”。虽不知真假,但是多数影迷都会觉得用这句话来形容赫本简直太恰如其分。1993年赫本离世时,同时代的女星伊丽莎白泰勒则说:“天使回天国去了”。

而格利高里·派克有着雕塑一般坚毅的轮廓和刚正不阿的个性。他举止优雅、气质谦和,俨然一位忠诚而体贴的骑士。在过去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光里,无论在台上还是台下他都是道德的指针。他的一生从未传出过任何丑闻,这在鱼龙混杂的好莱坞中更显得出污泥而不染。

影片里,高贵的公主在天真浪漫的豆蔻年华里遇见了风趣的绅士,于是在浪漫之都罗马上演了一段尘世间最纯美的爱情。

而现实中则截然相反,初出茅庐还名不见经传的天使遇见了早已是世人皆知的骑士,并且骑士还是已婚。

如影片的结尾一般,安妮与乔各奔东西,赫本与派克也并没有在一起。

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情谊。

《罗马假日》上映之前,派克发现海报上打着他的名字,而赫本的名字却很小,而且藏在一个角落里。他特地通知制片方把原来演员表上的“格里高利·派克主演的《罗马假日》”改成了奥黛丽·赫本的名字。

1953年8月,《罗马假日》上映后引起轰动,赫本立即抓住了世界的目光。25岁的赫本因在《罗马假日》中的精彩表演,获得26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。那天晚上,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得到金像奖的赫本,站在领奖台上激动得语不成句,但她却没有忘记告诉世界:“这是派克送给我的礼物!”

赫本成了影后后,各种荣誉向她飞来。然而这些并不是她真正渴望的东西,她最渴望的是获得真挚永恒的爱情。或许派克体察到赫本的内心渴望,在《罗马假日》首映式上,他特意介绍赫本结识了好莱坞著名的导演、演员兼作家梅厄·菲热。梅厄是派克的好朋友,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。派克很欣赏梅厄的才华,他认为梅厄能带给赫本更大的成功。

梅厄当时36岁,瘦高的身材,面部棱角分明,多才多艺,温柔体贴。和赫本一样,梅厄也会多种语言,他们很快亲近起来。赫本也对具有领袖风范的梅厄有了依恋之情。1954年3月梅厄和赫本合作出演了百老汇的名著《莎布琳娜》后,梅厄飞往瑞士向赫本求婚。赫本不顾母亲的反对,接受了求婚。他俩于1954年9月在瑞士结婚。远在美国的派克参加了他们的婚礼,他送给赫本的结婚礼物是一枚蝴蝶胸针。这枚胸针赫本非常喜欢,一直珍藏在她的身边直到死。

几个月后,派克终于和妻子协议离婚,而这时赫本已徜徉在新婚的幸福之中。她经常给派克寄去明信片,虽然都是只言片语,但亲密与信任之情跃然纸上。

派克在为赫本祝福之时,也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。1995年,派克在巴黎邂逅了一个美丽的法国女记者维洛妮卡,两人相爱结婚。他们生活得很幸福,维洛妮卡和派克一样喜欢孩子,她不嫌3个继子闹腾得厉害,又为派克生下一儿一女。

婚后赫本一直居住在瑞士,与远在美国的派克相见的机会非常少。但是大洋割不断他们的友谊,他们经常通过电话、信件彼此问候。派克始终关心着远方的赫本,希望她的婚姻幸福。但是,赫本的婚姻却远没有派克那么幸运。

赫本新婚伊始,社会上已有不少流言蜚语,说梅厄只是在“利用”赫本发展自己的事业。在一般人眼里,赫本的才艺远远超过她的丈夫,她的敏感与天生的优雅更是梅厄所不及。日子一长,梅厄心中难免别扭。

赫本发誓要让自己的婚姻成为好莱坞的典范。鉴于两个演员组成的家庭往往因长期分开而造成破裂,因此她决定和梅厄今后一刻也不分离。她甚至对导演提出条件:没有梅厄参加的电影,她不演。

婚后,赫本先后主演了《战争与和平》、《俏脸蛋》、《黄昏之恋》以及让她有幸第三次获奥斯卡奖提名的齐纳曼导演的《修女传》。赫本的表演日臻完美,她在塑造成熟而自由的女性方面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,征服了世界,但是她没有征服她的男人。

1959年3月,赫本生下儿子西恩。从此,孩子成了她生命的中心,丈夫退居次席。梅厄不习惯这种变化,他们的婚姻出现裂痕。

1968年秋天的罗马雨雾连绵,阴郁潮湿。赫本14年的婚姻彻底完结。伤心欲绝的赫本一连几天没有吃东西,她的生活除了雨水就是泪水。

就在这时,电话响了,是派克打来的。赫本对派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在这个圈子里,婚姻真难维持啊!请你相信我,我是把婚姻、家庭生活放在第一位,而把事业放在第二位的。我本来想白头偕老,但太难了,太难了!”赫本的婚姻一直很隐秘,但她在派克面前却敞开了自己的心扉。

不过,赫本是个坚强的女性。1968年冬,赫本与30岁的意大利精神病学者安德烈·多蒂医生一见钟情,赫本不顾一切地投入到炽热的爱情之中。次年,赫本与多蒂结合,同年4月怀孕暂时息影。1970年2月8日,次子路卡出生,不久多蒂出现桃色新闻,赫本的婚姻再次触礁。

1980年,赫本接到了多蒂的离婚文件。填完离婚报告,她又一次感到自己的失败。不久她出演《皆大欢喜》与演员罗伯特相识,成为挚友,罗伯特始终是赫本的伴侣,直至1993年她与世长辞。

就在赫本饱尝婚姻之苦的时候,派克却遭到了失子之痛。1974年,他30岁的大儿子自杀身亡,这对派克是个残酷的打击,他和妻子整日泪眼相对,躲在屋里不肯见人。他的大门只对从瑞士匆匆赶来的赫本打开。赫本和派克一样,都是爱孩子如命的人,这个噩耗令她悲伤不已。

多年来,赫本和派克的家庭结下深厚的情谊。只要到美国,赫本准是第一个到派克家做客。如果她因为什么特殊的事情不能看望派克了,总会提前打电话说:“派克,真对不起,我要先到别人那里去一下。”她礼貌而周全,赢得了派克一家人的喜爱。

晚年的赫本作为联合国爱心大使,常年奔走在世界各地。1992年赫本去索马里慰问儿童,回来之后便感到腹部不适,不久后查出患有结肠癌,虽然做了手术但医生估计只能再维持一年多的生命。她自知时日无多,向医生请求回到故乡托洛亨纳茨的家中最后看一眼瑞士的白雪。

1993年1月10日,在罗伯特的搀扶下,赫本最后一次走进她的花园。她恋恋不舍地抚摸着每一株植物,仔细地告诉罗伯特它们各自不同的养护要求。10天后的清晨,她在睡梦中安详地飞走了,享年63岁。几天后她的遗体被安葬在瑞士的小镇公墓。

那一天,成千上万的罗马人带着鲜花来到台伯河向她遥寄哀思,人们将永远记得这个40年前来到这里的美丽公主。人们万万没有想到,已经77岁高龄的派克在妻子的陪同下,也千里迢迢地赶来参加了赫本的葬礼。要知道,1991年退休之后,派克就呆在自家的后花园侍弄花草,极少出门。

葬礼上,已是白发苍苍的派克老泪纵横,他哽咽地说:“能在那个美丽的罗马之夏,作为赫本的第一个银幕情侣握着她的手翩翩起舞,那是我无比的幸运。”他低下头,在赫本的棺木上轻轻印下一吻,深情地说道:“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。”在场的人无不唏嘘落泪。

赫本走了,派克送她的那枚蝴蝶胸针依然完好无损地珍藏在她的首饰盒里。2003年4月24日,著名的苏富比拍卖行举行了赫本生前衣物、首饰慈善义卖活动。那天,派克亲自前去买回了那枚陪伴赫本40年的蝴蝶胸针。当他干枯的手握住胸针时,他触及了赫本那美丽的心跳,他觉得自己这一生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2003年6月12日凌晨4点,派克在他的比弗利山庄的寓所里,闭上了眼睛。

这个演了一辈子死去活来爱情戏的男人,在去世的瞬间,都没有因仓促而忘记将自己的手交回到妻子手中,他一言不发地赋予了这个姓他姓的法国女人最后的尊严,感谢她多年来与他相濡以沫。

派克和赫本相识后的日子,如一个长镜头,让意犹未尽的观众把《罗马假日》的经典咀嚼了半个世纪。他们这般伟大的友谊,让小编恍惚觉得,我们都是生活在童话里的路人甲。

谢谢安妮和乔,给彼此一个永恒的吻。谢谢派克和赫本,给世人一个优雅的童话。

哈尼熊传媒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